导航 我爱短文学网

位置:首页>鬼故事>真实鬼故事>

失路

时间: 2017-05-18  作者: m.52dwx.com  关注: 449
我爱短文學網

夜越来越深了,而且好像还开始起了雾。但对于开惯了夜车的我来说,这都不算什么。只要再干完这一票,我就可以收手了。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露出了微笑。

但不得不说,今天这躺运货还是讓我心里有一丝恐惧,尽管我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干这种事了,我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。

一路上都没有出现什么,直到那辆一直跟在我货车后面的那辆白色汽车的出现。

我故意转了几次弯路,对方如果是条子,应该会直接叫我停车。如果不是警察,也这么跟在我后面,那么也许情况会更糟。

看来可能遇上了同行,不过想要黑吃黑,你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然而就在我打算动手的时候,后面那辆白色车忽然不见了。

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车底下忽然发出了一声巨响。

下车检查,我车的前轮居然被一根钉子扎出来一个大洞。该死!

不过还好,为了保险起见,我带了备用的轮胎。

今天晚上,不但毫无星光与月色,而且雾很重,我不得不打着手电才能到车尾拿出备用胎换上。忙活了一阵后,我看了看表,还好,时间还来的急,才零点。

忽然,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,我心里一惊,下意识的握住了电击器。

“哥们,商量个事……你那个……能不能捎我一截,我给钱……可以……”。

一个戴眼镜的哆嗦着身子,吱吱唔唔地把话说完。

然而最后一躺走货,我不想出什么意外。

“不好意思,公司的货车,不方便接别人。”

说完,我便打算上车。

“求你了!别!”带眼镜的人大声喊道。我闪电一般地回头,发现他手里多了一大叠红色的人民币,我又用余光瞟了一眼他的包,不由得改变了主意。

车子继续开动,这个带眼镜的家伙虽然说讓我发了一笔小财。但他总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……

尤其是那句“求你了!别!”

那句话讓我想起了一段很不好的回忆了,不由得,我越想越深,以至于连我自己都没发现,我的额头上不知不觉间留下了冷汗。

“这年头,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就和我上高中那时候一样。”

“你知道吗,我从小时候起就胆小,直到上了高中,我的胆子也很小,班上的一个小混混老是欺负我,收我保护费。每天为了凑钱,我早饭都不吃,还常常挨他的打……”

“闭嘴!”我大声骂道,可手脚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
”后来,那个小混混和我说,只要我一次给他两千块,他以后就再也不找我麻烦了,于是我偷偷拿了家里的银行卡……“

“可我没有想到,那个小混混拿了二千元后忽然恶向胆边生,拿着刀子逼我交出卡和密码。我当时太害怕了,都忘了怎么开口,只知道求饶,最后,那个小混混居然就这么杀了我,我好惨啊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胸口渗出了鲜红的血,皮肤上也开始浮现一块又一块的尸斑。

嗞——我猛踩刹车,尖叫着想拿电击器。可是头却越来越沉,我回到十七岁的时候,拿着刀恶狠狠地威胁着别人,但最后倒在血泊之中的人却变成了我自己。我看到“我”一脸惊荒,不顾我的求饶跑了……

我在尖叫和恐惧中惊醒,发现我居然在车上睡着了,我我惊恐地发现车已经不可控地冲向了护拦。寂静的大雾之夜中发出一声巨响。

我应该庆幸自己我有系安全带的习惯,然而,车子好像已经报废了,我修了半天也修不好。

我已经不想再在这一行干下去了,如果这躺货出了事,我不知道又要多干几年。所以,我无论如何也要干完这次走货!

想到这里,我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。看了看时间,居然是……零点?

就在这时候,远处的一个农家小院忽然点起了灯,借着并不是很亮的灯光,我竟然看到小屋旁停着一辆小货车。

我喜出望忘,拿着一些钱就朝小屋跑去。

然而我敲了半天门,也没有人开门,这讓我有些恼怒。

就在我不耐烦的时候,老木门“吱呀”一声,一张干瘦枯槁的老脸露了出来。

“怎么了,小伙子?这么晚了敲我家的门。”

一个苍老的老妇用嘶哑的声音问我。

“这么晚了,你先进来再说吧。”

我心里升腾起一阵恐惧和不详的预感,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跟着进了门。

老太太讓我坐下,还给我泡了一杯茶,我把茶端在手上没敢喝,在心跳加速的情况下口齿不清地说明了来意。

“哦,原来你是来借车的啊,那你恐怕要失望了,那辆车可是坏的。而且……也不是我家的车。”

“什……么?!”这时候,我手脚都开始不停地颤抖,手里的茶杯也掉到了地上。

“别急,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老人用她浑浊的老眼盯着我,叹息了一声。

“唉,这年头,财不可外露啊!”

“十年前,我救了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,那好像还是那孩子第一次走货,结果就出车货受了重伤,我好心好意把他从阎王爷那里救了回来。可我千不该万不该,把那几根金条给他看见了……”

“就这样,为了那几根金条,他砍了我十几刀,然后把我扔在了地下室的水缸里,整缸水都被我的血染红了,我这辈子死得真冤啊啊啊啊……”

老婆婆说着说着,身体渐渐腐烂,还不停地滴水。

我的嗓子已经在尖叫中喊哑了,全身发软,眼泪鼻涕糊了我一脸。渐渐的,周围开始发生变化,我置身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内,孤独的墙角处放着一只水缸,那个惨色的老人从水中冒出一个头……

我努力爬到门边,却再也推不动门了,门外一个声音哭着喊到:“老婆婆你别怪我啊,我第一次走货就出事,我也是没办法……”

腐烂的指骨渐渐抠进我的肉里,我眼前的越来越模糊……

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觉得我自己几乎快要崩溃了,刚刚真的是梦吗?我真的感觉自己要疯了!

我擦了擦脸,发现自己还在出车祸的车上,我拿出手机看了看……零点整!

这时候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然而看到那个号码,吓得我直接将手机扔了出去。

“你这个白眼狼,好毒,为了自己能干完最后一单居然连我都杀,把我活活杀死,你还我命来!”

电话自己接通了,是她的声音,她也索命来了……

手机屏幕里,钻出了一只烧焦的手……

“你怎么开车的?一辆大货车都能跟丢?”

“不知道啊,那车开着开着就忽然没了,真是活见鬼了!”

“不急,现在才零点,咱们有一晚上时间。”

一辆白色轿车内,几个人这样说道。

我愛短文學網首發
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栏目推荐

    热门关注

    延伸阅读